直销脸孔渐趋多元 看专业人士几重直销门

发布日期:2016-01-05 11:03 浏览次数:1101 来源:聚点科技

       近年来,台湾有越来越多专业人士如会计师、律师、工程师、医师等,大量加入直销业。直销脸孔渐趋多元,转型的专业在直销行业又怎样的际遇?优势劣势几重门?

如新某领导人曾担任国际日用品公司旗下子公司的总经理,目前他旗下专业人士云集:有企业的信息长、财务长,华人著名法律事务所的律师,也有外商公司的亚太区总监;甚至拥有美国、台湾和大陆三张会计师执照,加入直销前,在台湾前三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几乎已要升任合伙会计师这样的高端专业人才。

直销脸孔渐趋多元

康宝莱台湾分公司总经理陆莙函表示,随着社会对直销的观感改变,直销业开始吸引拥有一技之长和稳定工作的专业工作者。看台

康宝莱台湾十二万会员中,就有三百位是医师;如新台湾分公司总裁姜惠琳也说,台湾经营者里,九成以上有学士学位。

经济不景气带来的不安全感与压力,常是吸引专业人士加入直销的原因。

九月初来台参加高阶领导人会议的康宝莱创办人、俱乐部成员苏珊。彼得森回忆,她是在一九九四年美国经济大衰退时,因为债务压力,才在室内设计师的工作之余,开始了康宝莱的兼职。

08年金融海啸来袭,也让许多专业人士重新省思生涯规划。

担任行动营销厂商技术部门主管

张智为是在一年前,跟着太太的脚步加入安利的。他的太太在外商服饰公司担任采购,金融海啸发生时,整间公司已经裁掉了一层楼的人。

“上午说要裁员,中午就要马上打包,当然会有危机意识,”三十五岁的张智为说,他觉得知识水平愈高的人会更看长远,更不想冒风险。

对专业工作者来说,时间的自由也常是加入直销的诱因。

国外MBA毕业,四十七岁的黄燕珠在一九九五年前就拿到美国、台湾和大陆三张会计师执照。她加入台湾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手上常同时有二十家客户,过着无法兼顾家庭的忙碌生活。“小孩的重要阶段,我永远是最后知道的;假日妈妈不在小孩不会怎么样,但菲佣不在,他们会哇哇大叫,”黄燕珠说,过了十年的忙碌生活,虽然和担任建筑师的丈夫加起来年收入可以超过六百万,她还是有遗憾,也才接触如新。

原来在署立新竹医院担任妇产科主治医师的康宝莱直销商陈盛福当医生时,月收最好时可达四十万。但他可以一个月接生三十个婴儿、十个妇科大手术。“我就想,为什么我还这么辛苦?我还要撑多久?”

重新省思生涯规划

也有专业人士选择直销,是理想与现实的折冲和摸索。

三十九岁的吴成斌成大建筑系毕业后,加入台中的著名建筑师事务所。他发现设计的产品和利润总是有个折衷,这对高理想性的设计师很难接受。

一次完成设计案后,建筑公司决定采用一个次级材料。他据理力争了八、九次还是不成。同时,他发现行中不见得完全倚赖专业,人脉也很重要。这些事情让他开始对作为一个专业工作者失去把握。

“我想如果能有持续的高收入,作专业者姿态会不会有所不同,”吴成斌解释他开始做如新的契机。

他现在离开了原来的事务所,以直销作为主要收入,但还开着自己的事务所,只接自己想做的案子。

陈世荣的人生转折更戏剧化。他加入中科院担任助理工程师六年后就拿到杰出贡献奖,软件得到专利。一路是政府栽培,他从没想过离开。

但后来中科院改制,所属由空军总部改成经济部。

“政府不再支持策略性工业,”他太太姜桂花是中科院少见的女性工程师。她说,以前看到飞机飞上天时,很多人都哭了,每个人充满对航天的热爱和任务成功的革命情感;改组后,却是拚了十年什么都没有的失落。“觉得使命不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陈世荣在改组后,认为民营化后的中科院应该要更有财务成本概念,曾也想做改革,却使不上力,无力感愈来愈大;一次会议上争吵拍桌后,他终于离开。

后来他加入过有线电视公司、开过连锁泡沫红茶店,做过贸易,最后才在美乐家落脚。

专业人士从事直销业,有背景优势,也有限制和风险。

陈世荣以典型的务实工程师性格拓展直销事业。他会带着大皮箱挨家挨户做实验,一次他帮人刷马桶,试了两、三种产品都洗不掉尿垢,他竟亲自用手摸,才发现那是盐酸腐蚀的孔洞。严谨精确的态度为他吸引了其他专业人士的加入。

吴成斌也说,在建筑系学习到,比图和呈现模型报告时、要表现设计的意境与氛围的沟通方法,对于他从事直销,为人描绘梦想有帮助;黄燕珠过去学习成长和职场的经验中,总是能明确设定目标和有执行力地采取行动,也协助她有计划的推展直销事业。

有时候,背景本身已是一种说服力。他们的转换跑道常引来好奇,成为好的话题点。

但专业跳到兼职是花时间的冒险与抉择。转换跑道前需要深思。

一位外商公司的工程师因为兼职直销而荒废了本业,差一点丢了工作。后来他两头都没有做好,还得罪了许多朋友。

专业人士的加入丰富了直销业,但专业人士踏入直销无法保证直销事业的成功,一切得重新起步。